进入“后华为时代”,寒武纪学习如何赚钱

2020 年 10 月 28 日,寒武纪发布了 2020 年第三季度财报(www.82730.cn)。市场对寒武纪最关注的点莫过于,丢掉了曾经的大客户华为,这家公司还能不能在 AI 芯片市场开辟新的疆土。

2020 年第三季度,寒武纪营业收入为 7032.65 万元;净亏损为 1.07 亿元,同比缩小 80.6% 。

截至 9 月 30 日的前三季度,寒武纪营业收入为 1.58 亿元,同比增长 42.97%;净亏损为 3.1 亿元,上年同期亏损 5.86 亿元;研发费用为 4.33 亿元,同比增加 32.78%。寒武纪在财报中透露,营业收入的增长主要得益于:智能芯片及加速卡业务、智能计算集群业务等收入增长。

实际上,寒武纪正在持续进行营收结构调整。2019 年之前,寒武纪主要通过终端 AI 芯片 IP 授权的方式来获取收入。在那个阶段里,华为海思半导体是寒武纪最重要的客户。据寒武纪招股书,2017 和 2018 年寒武纪 IP 授权业务的收入,占主营业务收入超过 98%。

后来,华为选择自研 AI 芯片,寒武纪来自华为的收入的比例,在 2019 年骤降到 16%。华为之外其他手机厂商,大多直接采用集成了 AI 计算能力的 SoC(系统级芯片),如高通和联发科,寒武纪在这一领域难施拳脚。

于是乎,寒武纪将营收的方向,转到了智能芯片及加速卡业务和智能计算集群。

智能芯片及加速卡业务实际上分为两个场景:云端和边缘端。云端指的是数据中心,边缘端则介于云端和终端之间,一方面能弥补终端设备计算不足的短板,另一方面也可缓解云计算带来的数据安全、隐私保护、带宽和延时等潜在问题,在制造、交通和智能家居领域有很大潜力。

寒武纪在云端和边缘端,都布局了相应的产品。云端有思元 100、思元 270 和思元 290,边缘端有思元 220。

在 2020 年 Q3 财报中,寒武纪没有提及细分的收入比例。但从 2020 年半年报中可以看到,来自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的收入为 6221.81 万元,是寒武纪目前的收入支柱。而边缘产品刚刚开始产生收入,正在扩大销售网络的阶段,收入为 997.51 万元。

智能芯片及加速卡业务之外,寒武纪另一个营收的潜力点,是智能计算集群。所谓智能计算集群,可以理解为全套交付方案。在该模式下,寒武纪交付给客户的,不仅仅是智能芯片和加速卡,还要根据客户的定制化需求,采购配套的服务器、存储设备及网络设备等,然后交给外部供应商进行生产。

寒武纪同样没有在 2020 年 Q3 财报中,单独公布来自智能计算集群的收入。但根据 2020 年半年报,智能计算集群系统收入为 12.79 万元。

在智能计算集群市场,寒武纪面临着激烈的竞争,特别是来自英伟达等巨头的压力。寒武纪在半年报中表示,在产业链生态架构方面,公司自主研发的基础系统软件平台 Cambricon Neuware 的生态完善程度,与英伟达相比仍有一定差距。在产品落地能力方面,公司由于成立时间较短,销售网络尚未全面铺开,业务覆盖规模及客户覆盖领域需进一步拓展。

不管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,还是智能计算集群,都是重研发的业务。为了保持产品的领先性,寒武纪不得不持续投入大量资金在研发上。

2020 年 Q3 财报显示,截至 9 月 30 日的前三季度,寒武纪的研发费用为 4.33 亿元,同比增加 32.78%,比营收 1.58 亿元还多出 2.75 亿元。研发上的重投入,直接导致寒武纪目前依然是亏损的状态。截至 9 月 30 日的前三季度,寒武纪净亏损为 3.1 亿元。寒武纪在财报中也预测,“年初至下一报告期期末仍将持续亏损,主要系公司目前仍属于大规模研发投入阶段”。

总的来说,在丢失了华为这个曾经的最大客户后,寒武纪已经找到了可靠的新收入来源。特别是数据中心领域,寒武纪既可单独出售芯片,也能交付完整的计算集群。但在 AI 芯片这个竞争如此激烈的领域,持续的大规模研发投入不可避免。对于寒武纪来说,要降低成本实现盈利,是一块难啃的骨头。

主营产品:磁选机械,采矿机械及配件,永磁材料,磁性材料,加料机,设备及组件,皮带秤,定量秤